8 months ago

右派写了一篇被左派认定恐穆的英文内容。
左派写了一个辟谣内容,引用了一个据说客观的英文研究报告,并得出恐穆毫无根据的结论。
霍炬在朋友圈分享了左派的这篇文章,并支持该结论。
TK在微博批评了这篇文章的漏洞。
左派不服,直接反击。
TK在微博继续批评了这次反击的漏洞。

针对这个事情发表意见的还有老赵(右),StephanieYR(左)。

这是一次对我来说很特殊的事件。TK和霍炬都是我认为很厉害的人。这次竟然有两个相反的观点。
我以很次的英文水平读了一下英文研究报告,我的结论是无神论者(大部分中国人以及共产党员)和犹太人在33年后会非常不利。

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我们无法面对现实,为什么我们会那么相信我们过去的想法,我们为什么会受过去的选择的影响。

← 选择以及耐心 作出正确的选择 →